又忙又累,身体如何吃得消?学教练式管理,老板解放,业绩暴涨! 点击咨询详情
101期教练式管理
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
首页   >   完形疗法  >   完形分享  >    内容

冲出心的围城

作者:文/Angela 图/董彬|文章出处:厦门晚报|更新时间:2011-09-08

  我在完形课堂上是比较沉默的人。除了第一天自我介绍,其他时候只是在听。课间休息我也很少说话,看到别人谈得热火朝天,虽然羡慕,但总羞于走过去搭腔。我越是少和人交流,就越觉得与人陌生。

  我试着一点点放开自己。借由Tucker的个案处理,我看到人在生命历程中的创伤,人际关系的互动模式,以及内心的想法对情绪的影响。我在别人的个案看到自己的影子,在不同的突破中看到个人的潜能和生命的力量,这让我对工作坊的氛围渐渐有了信任。

  工作坊结束前一天,快下课时,Tucker突然叫到我的名字——一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轮到的个案工作,就这么到来了。

  我总把自己孤立起来

  坐到全场中央,Tucker问我有什么想说的。我告诉他,我不太能接纳自己。

  “在哪个方面不能接纳?”他问。我想了想,说到人际交往方面的障碍。Tucker让我举一个例子。

  我立刻想到课间休息时那种隔膜的场面。我说,我不太能融入这个集体,特别在课间休息的时候,当所有人围成一个一个圈子,都在兴致勃勃地聊天时,我觉得自己根本没办法融进去。

  “你的意思是,所有人?”

  Tucker的强调让我发现我这句话的谬误,我把除了我以外的人都归为一类——“所有人”都能够自如开展社会交往,除了我;“所有人”都有交谈的对象,除了我。我在脑海里创造的情景,正是一个自己被孤立起来的场景。这个想象也许就是我的孤独感的由来。

  感觉被拒绝就很挫败

  Tucker让大家把椅子推到场边,所有同学在场地中分成五组,各自围绕成圈子,彼此开始交谈,模拟出类似我刚才描绘的情景。他提示我选择一个圈子,加入进去。

  有个圈子的同学朝我笑,冲我挥手,我顺势赶紧走过去,大家嬉笑着围做一团。Tucker却说,这不算,这是你们在吸引她,而不是她自己努力的结果。

  我开始明白:导师要我超越自己的障碍,完全主动地加入一个群体。

  这一次我选择了最近的一个圈子。我走过去,跪在他们身边的垫子上。他们彼此非常热烈地聊天,几个人正在传看一条手链,我呆呆看了一会,鼓起勇气说道:“给我看看吧!”还伸手捞了一下。

  我扑空了。他们仿佛没听见,没有人留意到我的存在。我无力无助地留在圈子边缘,表情尴尬。

  这时,旁边那个圈子的人突然跑过来加入到这个圈子,他们那么欢快、自由地钻了进去,立刻和这个圈子的人打成一片,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。他们这个样子真是刺激我,我想我这么艰难都做不到,别人却轻而易举,心里一阵酸楚,眼泪就流了下来。

  要像小狗一样钻进去

  我跪在垫子上,垂着头,无声地哭泣,我觉得自己那么无助、孤独,那种被排斥、被拒绝的感觉那么强烈。

  这时大家都安静下来。Tucker坐到我身边的椅子上,对我说:“你可以流泪,但是你要抬起头来。”我鼓起很大的勇气,抬起头来。眼泪积到下巴上,我擦了擦下巴,尽管我还在哭,嘴角抽搐着,但是我坚定地看着Tucker,有一种我自己都陌生的勇敢。

  他看着我,说:“你要像小狗一样钻进去。”

  他示范给我看。他从同学的胳膊下面拱,真的像一只小狗,一下就钻到了同学的怀里,对方搂着他的脑袋,他享受地咧嘴笑着,表情轻松愉快,像孩子一样放松。       Tucker让我找个同学练习,我找了苏珊,因为我觉得我和她比较有距离。我学着Tucker的样子,笨拙地拱来拱去,苏珊忍不住笑起来,这一松劲,我钻进了她的怀里。这次热身之后,我开始有点力量。

  最灿烂最快乐的一刻

  Tucker要我再次挑战刚才“拒绝”我的圈子。我跪在那里,深吸一口气,拿脑袋顶了过去,力量不太够,我被他们挤了出来。

  我没有放弃,也没觉得丢脸,振作精神再次努力。这一次我用更大的力气,在两个人之间的微小缝隙里,我顽强地努力着,没有羞怯,没有畏缩,心无旁骛,一点一点把头探进去。

  当我忽然有半个身体冲进圈子的时候,周围的人全都把手伸过来,按着我的脑袋揉搓,弄乱了我的头发,大家开心地笑着,带着一种善意和喜爱,像对待一只钻进人群的淘气小狗。我享受着这种被宠爱的、被接受的氛围。

  当我站起身,摸摸被揉得乱七八糟的头发,一种非常开朗、发自肺腑的笑容在我脸上绽放,那是我在完形课上最灿烂最快乐的一刻。

  很享受融在集体里

  接着Tucker又给了我一个新的挑战。他不仅要我钻进一个圈子,还要我再钻出来。

  这一次我面对的圈子更加紧密,挤进去更艰难,要穿越就更难。我的双腿拼命用力,仍被紧紧箍在人群中,我挣扎着,用尽全力,旁边有很多声音在鼓励我。我脚尖顶在地上,不顾一切向前挣,每挪动一寸都要用很大的力气。当我终于钻出去,挣脱束缚的那个瞬间,顿时感到轻松和自由,所有的同学都为我鼓掌。Tucker在那一端等着我。他问我什么感受,我喘着粗气、一字一顿地说:“我有全力以赴!”

  我用尽了我的力气,心中有巨大的喜悦,我和同学之间的距离一下拉近了。大家和我拥抱,给我反馈。蒂娜说,她得到启示,今后不应再漠视沉默的人。阿梅说,他们故意不理我,是想让我有更强烈的感受。我流着泪听完他们的反馈,这种反馈一直持续到课后,太多人来和我拥抱,他们告诉我,我的个案带给他们很大的感触,我的努力、坚持不懈让他们很感动。而我,很享受融在一个集体里的感觉。

  生命力顽强盛开的感觉,永生难忘

  我和别人之间,好像总有一堵无形的高墙。在这高墙面前,我看不到自己的力量,始终打不开、突破不了局面。我能意识到这种人际交往的紧张感。我不记得有多久我都没有很好地融进一个圈子里,即使进了一个圈子,我也会突然离开,没有一丝眷恋。我找不到在圈子里的价值感和归属感。我不相信我对这个圈子是有价值的,我不相信我是被需要的。更深层次的原因是,我在别人面前不够放松,不够自信,很怕遭到拒绝。我在自己周围建造了一个心的围城。

  完形课给了我一个生命的礼物。那一场艰难的生命之舞,我在身体上尝试了一些以前从没做过的举动、行动,在心灵上也同时带来前所未有的释放。

  整个过程如同破茧成蝶,又如同婴儿诞生,我心中的能量被激活、苏醒了,我享受到被接纳的幸福,得到大家的关注和宠爱。我明白了,只有我冲破城墙,才能融入外面的世界。我以一种极其顽强的生命力盛开怒放,我看到自己这么勇敢,这么全力以赴,这种感觉值得我永远铭记和珍惜。
 
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