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忙又累,身体如何吃得消?学教练式管理,老板解放,业绩暴涨! 点击咨询详情
101期教练式管理
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
首页   >   完形疗法  >   完形名师访谈  >    内容

Tucker Feller印象:他比你更懂你

作者:福落伊得 犀牛|文章出处:厦门晚报|更新时间:2011-09-08

  上个月,国际级完形导师Tucker Feller的两个完形工作坊在厦结束。  Tucker Feller被《心理月刊》评为中国完形第一主讲人,是加拿大完形治疗训练中心创办人,担任完形治疗师和讲师超过20年,目前在加拿大和美国授课。他的完形课被誉为“最纯正的古典完形”。

  去年以来,Tucker在厦门共举办了三场工作坊,能参加这场“完形盛宴”的学员毕竟是少数。Tucker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,他的古典完形又是什么味道?《尚城》为你采访了Tucker和部分学员,希望“Tucker和他的完形”系列文章能传达出一二。

  Tucker Feller印象

  他比你更懂你

  记得第一天上课的时候,Tucker邀请学员说说为什么来到这个完形工作坊。有学员回答很顽皮,把大家都逗笑了:“我朋友跟我说,那个老头很好玩,你只要看看他就够了!所以我就来了。”“我听说您上课时脚翘得比脑袋还高,我就很好奇,想来看一看。”

  这些当然都是玩笑话。关于Tucker,有很多传奇。当课程结束后,印象就变得真切、感性。

  他既呈现生活中凡人的一面,在课间像孩子一样顽皮,喜欢和漂亮姑娘聊天,喜欢和小伙子“打架角力”;又完全展示大师的风范,当他和你相处时,你会觉得,他比你更懂你,甚至比你的父母、爱人更懂得如何爱你,那种关注和爱给人无限滋养。

  他的眼睛让语言多余

  银色的卷发,放松的体态,端正的五官,喜欢穿唐装,而这个加拿大老头的眼睛是他最精彩的地方,很多人一见面就会被他的眼睛所吸引。

  学员Angela说,“他有一双怎样的眼睛啊!那么专注、深邃,那么犀利。当他严肃时,眼神锐利得有些吓人;当他微笑时,眼睛透出慈祥温暖的光芒。更多时候,这双眼睛是一面镜子,让人们照见自己的内心,看见内心的悲伤、忧愁或平和、喜悦。”

  这双眼睛仿佛有魔力,不少人和它静静对视一会儿,然后就会泪流满面。

  他和学员L之间的那次对视,是最美的一次对视。两人基本没有对话,却足足对视了将近十分钟。L也是一位国内知名导师,美丽、灵透,过程中,L只两三次简单表达过自己当下的感受,两人有几句对话,其他时间都是静默。

  然后,Tucker离开L面前,回到教室另一头的座位,我们听到最美的一段对话。

  Tucker说,“你的思绪就像一艘快艇在水面上快速划过,我几乎跟不上你的速度,只能抓着绳子跟在后面。我很享受这个过程,我可以这样看上一整天。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他们都那样爱你,当他们提到你的时候,总是先说‘她真的很好’。我现在像其他人一样爱你。”

  L美丽优雅的脸上,泪水悄然流下。她望着Tucker,缓慢而坚定地说:“我很高兴我这么有勇气。这么有生命力。这么坚韧。我很喜欢这一切,因为这很特别。”

  ……

  她带着一种充盈的喜悦,带着对自己生命的欣喜和赞叹,坐在那里。直到这个时候,她说:“现在我可以看到同学们了,刚才我只看到你。”

  高手过招,全场静默。

  那一刻,Tucker就像一面平静的湖面,只是投下L美丽的影子。他完全“无为”,而L在自己内在完成了一个心路历程,两人的互动那么美,那么感人。

  Angela说:“我虽然不能参透这寂静无声的过程里所发生的事,但我完全能感受到两人透过目光那一份全然、彻底的接触,体会到那种动人的巨大力量。”学员Joy说:“那一刻我觉得人和人之间的交流是不需要语言的。”

  全身心关注到每个人

  几乎每个学员都期待和Tucker相向而坐、四目相对、促膝谈心的时刻。

  “这辈子只有我父母、我先生这么体贴过我,用这么关爱的目光看过我,让我感到这么幸福。Tucker是第四个人。而我们只不过才认识三四天呀!”一位学员说。

  在这种两人面对面的个人工作时间,Tucker对案主毫无例外地倾注了全身心的关注。哪怕案主唠唠叨叨、使小性子,在场的学员都纷纷上洗手间、喝水,他却没有一刻注意力涣散,没有一丝的不耐烦。“完形是非常温柔的。”他说,只有当案主自己有觉察,才有可能选择不同的东西,我们要做的只是跟随和陪伴。

  他外表冷眼旁观,内心热情似火。当案主说到伤心往事,甚至在哭泣时,他依然很放松地坐着,甚至轻轻摇动身体下的椅子,但其实他的“雷达”完全打开,一点蛛丝马迹都逃不过他的眼睛。“你有没有留意到,你刚才一说到你父母,就有一个抿嘴的动作?像这样,对,就是这个动作,这个动作表示什么?”就是这个问题,让案主一直压抑的情绪终于迸发出来。

  有些课堂上的小细节、小插曲,你以为Tucker没看见。其实他全看在眼里,而且记在心上。有天午休时间,Tucker一见学员Ivy就问:“上午,你的哭是什么?”然后一个摔,把她摔到了课室铺好午休的地铺上去,然后哈哈大笑地问:“有什么感受?”Ivy也哈哈大笑,又惊又喜——老师居然看见和记得她悄悄流下的眼泪,让她感动;而这一下摔,完全释放上午压抑的情绪,尝到一种完全无需控制自己的轻松滋味。“这些正是我需要的。他怎么就那么知道我的需要?!每句话都不多余,每个动作都最恰当,非常享受,非常滋养。”

  他和每个人联接的方式因人而异,但他让每个人和他相处时都感受到爱,从心里暖出来,所有的障碍都荡然无存,内心的所有阴影都消失。

  学员Lisa一开始有些不融入和郁郁寡欢,Tucker 坐在她面前,用手握住她的双脚,轻轻地抚摸。这个动作令Lisa想起过去的情感往事,“我的丈夫过去就是这样对我的,”她主动敞开心扉:“我可以告诉你我的故事吗?”

  学员们说,从他身上,第一次那么真切地感受到什么叫全身心关注,知道了全身心关注在亲密关系中的重要。

  不着痕迹的上课方式

  Tucker上课行云流水,不着痕迹,有时像游戏,有时看起来又很疯狂。

  Tucker会请一个男生站在他肩膀上,然后他慢慢站直身体,让那个男生在他头顶上体会“无为”、“舍得送死”、“放弃控制”;他会躺在地上,双手托着一个女生在他头顶上行走,让她体会“信任”;他会鼓励一个女生在坐着的一排同学的大腿上奔跑,让她看看“是让紧张掌控你,还是你掌控紧张”。

  他对运动很有兴趣,体能过人,对身体控制十分在行。他与班上最强壮的男生Joe摔跤,把他摔倒在地;Joe用两只手和他扳手腕,却占不到任何便宜。如果不是今年初他刚动过一场大手术,三个像Joe那么壮的小伙子都扳不倒他,反而会被他各个放倒。

  在他的完形工作坊曾有一个男生,大约 180公分高、90多公斤重,因为他小时候父亲对待他非常暴力,所以他只学到了用暴力和愤怒的方式对抗。Tucker在课堂上和他摔跤三次,把他死死压在身下,他无法挣脱Tucker,怒气冲天地喊叫:“我要杀了你!”Tucker不为所动,直到他斗志减退,眼神一点点暗淡下来,暴烈的力量逐渐离开他的身体,Tucker此时对他说:“请跟我说,请你离开我……”他艰难地说出了:“请你离开我……”这一刻Tucker微笑地放开紧压着他的双手,接着离开他的身体站起来。

  这三次摔交完全征服这个大男人。课程结束时,他拿起一个垫子,走到Tucker座位前,行中国传统的跪拜礼,双膝跪在垫子上,额头触地,匍匐在地上,泪流满面。Tucker缓缓走近他,把他抱起在怀里。

  一个精准的心灵“捕手”

  个人的天赋,加上丰富的经验,令Tucker成为一个精准的心灵“捕手”。学员Susan是一个敏锐而有灵气的瑜珈老师,一直以觉察、平和的心态感受这个课程,多年瑜珈修行使她不像其他同学有那般困扰、痛苦和挣扎。所以,当第三天下午,“Tucker搬着椅子坐到我面前时,我很惊讶。

  当时,Tucker看着一脸讶异表情的Susan说:“你是不是很惊讶(我走到你面前)?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惊讶的背后是不是还有份惊喜?”

  “有。”

  “那请你跟着我说,看看这句话符不符合你?——我虽然很喜欢你,很想接近你,但是如果你能主动来接近,我会觉得更快乐。”

  Susan说,“他这一句话就触动到我,点出我从小到大的情感模式。的确,当他走近我时,我是很开心和喜悦的。从上课第一天,我就很喜欢这个不一样的老师。但我只是用目光注视和跟随着他。就像我从小到大,任何我喜欢的人我从来没有主动接近过,而是远远地注视,静静地等着别人来接近我。虽然我没有跟着他说那句话,但我知道那就是我。”
 
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