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忙又累,身体如何吃得消?学教练式管理,老板解放,业绩暴涨! 点击咨询详情
101期教练式管理
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
首页   >   完形疗法  >   完形应用  >    内容

敞开心扉,让阳光进来

作者:郭 蕾|文章出处:心理健康教育资源网|更新时间:2010-06-02

  “我感到别人总是觉得我好欺负!”

  这是晓坚见到我时说的第一句话,许久他不再吱声,静静地坐在我面前低着头,一脸忧伤。我细细地咀嚼着他这句话的意思,等待他做出进一步的解释。

  “真的,我不知道怎样才能我此刻的心情。”晓坚抬起头,用布满血丝的眼睛盯着我,充满了无助。“我的家乡在河南东部的一个小城,上完‘高四’,我考上郑州大学,蛇口蜂针克考上了重点大学,但我丝毫高兴不起来,而且我现在感觉越来越不好了,我真后悔到这里来上学,我很自卑,我很不开心,我很烦,我很……”

  晓坚一口气说了好几个“很”字,最后说不下去了,可能觉得再怎么说也无法形容他此时的痛苦。他突然把眼镜摘下,双手抱着头,显然他不想让我看见他眼中的泪珠,我轻声说:“别着急,晓坚,慢慢讲。”晓坚猛地抬起头,双眉紧锁,但是眼睛看向一边,显然他在克制自己的激动,努力平静着自己的情绪。

  趁这工夫,我仔细端详了晓坚,他瘦瘦高高,皮肤微黑,一身书卷气,显得文质彬彬,头发卷曲,有点蓬乱,胡子拉茬,一脸倦容,显然他连日来睡眠不足。

  凭直觉,我感到晓坚是那种十分敏感的人。

  沉静了一会儿,晓坚把目光移了过来,可能是我友善的微笑和鼓励的眼神感染了他,他平静下来,“老师,我是大一新生,大学生活应该是快乐的,可是我一点也不快乐,有时,同学在一起说起有趣的事,我也会跟着笑,但那不是我发自内心的,像是在敷衍,又像是有别人发现我有心事,我的笑是装的!”

  “晓坚,我想我能理解你此刻的心情,可是为什么你会有这种感觉呢,我希望你能讲出来。或许我们会想出些什么办法来的。”

  晓坚呆望着我,说道:“以前我不是这样的,现在的我和以前的我就像是两个人,我开朗热情,对任何活动都积极参与加,打扫卫生也抢着干,觉得做任何事情都很有意义,很快乐,大家都很喜欢我。现在大学里,我提不起精神,在寝室打扫卫生,其他人都不干,只有我干,他们好像觉得这是我应该做的,为什么让我一个人干?”

  “那他们是不是从来都没打扫过寝室卫生?”

  “也不是,也打扫过,就是没有我打扫的多,而且平时我也老觉得他们小瞧我,比如那天早晨我起床,突然发现昨晚的作业少写了一题,上午上课要交,我于是马上拿出笔,想把那道题补上,上铺的同学看见了,嘲笑我说:‘怎么还没写完呀,真笨!’我当时就恼了,和他争执起来,大家不欢而散,整个一天我心情都不好!”

  “那你觉得同学说你是恶意的吗?”

  “应该也不是,可能是开玩笑,可是我就受不了他们小看我,以为我好欺负,嘲笑我两句我也不敢吭声,我是要让他们知道我也不是好欺负的!”晓坚愤愤地说。

  晓坚的变化让我疑惑不已,我的直觉告诉我晓坚一定遇到了一些事情,使他整个人都改变了,我试着去挖掘表象背后的藏机,以此与他产生思想共鸣,帮助他走出痛苦的深渊,于是我对他说:“晓坚,你说过你曾是个开朗热情的人,周围的人都喜欢你,可为什么现在总觉得别人在欺负你,你觉得你变化的转折点是什么?”

  原来,晓坚从小学到高中成绩一直名列前茅,并且担任班长,一帆风顺,一直以来都是老师宠爱的学生,同学佩服的班长,父母引以为豪的儿子,晓坚也一直坚信自己是最优秀的,他的目标是考上北大或清华这样中国一流的高等学府。然而就在高三即将上了一半的时候,班里转来了一位胳膊有残疾的同学,晓坚作为班长便自告奋勇要求和残疾同学坐在一起照顾他,因为那位同学胳膊有残疾,晓坚每天都会把一大半桌子让给他,可是有一次残疾同学让他讲解一道几何难题,而晓坚当时正在全神贯注地做另外一道代数难题,于是晓坚头也没抬地让他稍等会儿,片刻晓坚突然听到残疾同学大声吼道:“你胳膊把我挤到哪了还让不让我学习,怎么这么欺负人?”大家的目光齐刷刷地聚集到晓坚的胳膊上,这时还沉浸在题海中的晓坚被吓了一跳,蓦然发现自己的胳膊已经占据了桌子的一大半,他赶紧收回胳膊,可残疾同学却不依不挠:“你以为你的四肢健全就可以欺负我,你以为你是班长,你成绩好,你就可以看不起人,我受够了!”晓坚当时是百口难辩,他真不是有意的,可是大家不了解情况,谴责声纷沓而至,从此晓坚的威信一落千丈,老师也因此对晓坚有了看法,并且把残疾同学调到了另一个座位上,晓坚满肚子委屈,一气之下辞了职,但是这件事对晓坚影响太大,致使晓坚一直心情不好,原本成绩优秀的晓坚在高考中意外落榜,这更加重了晓坚的郁闷,晓坚决定复习一年,从此他不再与同学交往,不再参加任何集体活动,把自己的心紧紧地锁起来,一心学习,然而晓坚很快发现自己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投人学习,思想总是开小差,在“高四”这一年里,他不和人说话,只想考一流大学,然而事与愿违,他没能考上自己心目中的学校,可能是封闭自己的时间太长了,晓坚上了大学仍然不能与室友和睦相处。他说:“我很想接受大家,但又怕接受大家。”

  “你很矛盾,是吗,晓坚?”我问。

  “是啊,老师,我非常矛盾,不知道该怎么办?”晓坚眼中流露出无奈。

  “那么你告诉我,是不是现在的室友或同学对你很不友好,经常误解你,欺负你吗?”

  “其实也不是,有时在寝室我打扫卫生多了,他们会给我提水,大家谁买了吃的,也会分给我。只是有时大家在一起争论问题,我会突然觉得没意思,就不再理他们了,或许他们会觉得我有点怪。”

  “那么你认为你这样做好吗?”我问。

  “不好,有些不礼貌,但是我怕再争下去,他们会孤立我!会像当初那样孤立我!”

  果然如此,晓坚终于说出自己真正的担心,他仍然没有摆脱当年的阴影。我也终于找到了晓坚出现这种情况的症结,我庆幸最初自己没有简单行事,晓坚初来见我,表面上谈的是他的人际关系紧张,学习不适应,实际上是在谈他内心的挣扎。

  针对晓坚的这种情况,我决定用“格式塔疗法”帮助他摆脱心灵的枷锁,完成内心那些“未完成心结”,排除这些“心结”的干扰,能够全心全意投人现实生活。

  “晓坚,以前的高中同学还有没有联系?”我小心地问。

  “没有,一个也没有!”晓坚愤愤地说,“今年过年回家,他们打电话到我家,让我去参加班级聚会,我才不去呢!”

  “为什么?班里的老同学聚会是件开心的事呀!难道真的不想去吗?”我故意这样说。

  “他们冤枉我,不理解我,孤立我,害得我没考上我想上的大学,害得我好惨啊,他们……”晓坚说不下去了,终于晓坚再也坚持不住了,掩面而泣,久久不能平息。

  俗话说:“男儿有泪不轻弹。”晓坚憋了几年的泪水终于流出来了,他此时

  的哭,是健康的哭,是必要的哭,因为他需要在这一刻,将积压在心头许久的种种委屈和不快发泄出来,让不尽的泪水,洗刷内心的痛苦。在这里,他哭得越痛快,与往事的告别就越彻底,所以,他此时的哭,使我感到由衷地高兴,这表明他终于找到了自我的感觉,开始向往事告别,他需要迈出这艰难的一步,从原有的自我行为方式中挣脱出来,大胆地向前走,去迎接新生活的挑战。

  我递上纸巾,晓坚渐渐平静下来,“老师,您把我都看透了,不想去不是我的真心话,虽然他们曾经误解我,冤枉我,可我们毕竟在一起度过了三年的高中时光,如果不是那件事,我想我们会经常联系的,现在大学里,别的同学和以前的同学经常打电话,寄贺卡,见面聚会,唯独我和以前的同学没有任何联系。

  “那么,你拒绝聚会的因素中是不是害怕多于气愤呢?”

  “对,就是这样,我害怕见到他们万一再有什么事情发生,担心他们还会不会接受我?”

  “如果他们不肯接受你,为什么还打电话给你呢?”

  “对呀!我为什么没想通呢?老师,这次五一节放假回家,我想约他们出来聚会,因为我是他们的班长,我想我有这个责任!”

  看着晓坚眼神中流露出的坚定,我微笑地冲他点点头。

  晓坚临出门时突然扭回头,“老师,我还能再来找您吗?”

  “当然,随时欢迎,您可以到咨询室来,也可以打电话给我。”

  “太好了,老师,谢谢您,再见!”

  五一长假一过,我就接到了晓坚的电话:“老师,我们一起聚会了,玩得很开心!”晓坚兴奋地告诉我,这次聚会那个胳膊有残疾的同学也去了,他当着同学们的面向晓坚道歉,他感谢晓坚曾给予他的无私帮助与照顾,当时那样做是因为晓坚太优秀了,他俩之间强烈的反差以及他的嫉妒心使他丧失了理智,晓坚说自己也有不对的地方,忽略了他当时的感受,两个人紧紧拥抱在一起,冰释前嫌。同学们还告诉晓坚,过年那次聚会因为晓坚的拒绝参加而取消了,因为他们的聚会不能没有班长。晓坚一再在电话中对我表示感谢,我鼓励他好好学习,不断进步,希望他以后能勇敢地面对困难!晓坚说他会的。

  在第二个学期开学不久,晓坚又来到了咨询室,这次的晓坚像是变了一个人,一脸的阳光,神采奕奕,充满了他这个年龄本应有的朝气,他告诉我,他这次考试得了第一名,并且现在和同学们相处得非常融洽,在刚刚结束的班干部换届选举中,他又被大家推选为班长。

  “老师,我会好好干的,将来我还要考研究生。我这次来,主要是想感谢您,感谢您曾经对我的无私帮助,是您让我找回了自我,重获新生!”

  “晓坚,你要明白这是老师的职责,你要记住你的进步就是我最大的快乐!”

  送走了晓坚,回想着帮助他的点点滴滴,我思绪万千,其实对于当事人来说,过去的伤心事,在尚未说出来,说清楚之前,很难达到真正意义上的“忘却”,在一般情况下,人们对痛苦的往事是想谈清楚的,以获得理解和解脱,若是他们没有说,不意味着他们不想谈,而可能没有找到适当的机会和对象,或是可能他们仍有顾虑,没有勇气去说,人们只有自己想明白了,才能从根本上甩掉包袱,放松精神,获得平衡,从而不再沉溺于对往事的懊恼之中不能自拔,而是积极面对现实,全心全意地投人现实生活中。晓坚就是属于这种情况,看到晓坚一点点地恢复自信,一天天在进步,我由衷地感到高兴,不仅为晓坚,也为自己。推开窗子,灿烂的阳光洒满房间,一如我的心情……
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