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忙又累,身体如何吃得消?学教练式管理,老板解放,业绩暴涨! 点击咨询详情
101期教练式管理
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
首页   >   完形疗法  >   完形杂谈  >    内容

丑角的艺术

作者:罗丝·娜吉亚|文章出处:网络|更新时间:2010-04-24

  作者简介:罗丝·娜吉亚,完形心理咨商师,在美、日、港、台、澳洲等地从事完形学派的治疗工作已逾三十年。着有《小丑的创造艺术》一书。

  罗丝·娜吉亚一直对演戏很有兴趣。除了6岁时与好友在车库里有过一次“世界第一名,每人十分钱”的滑稽表演之外,在成年之后,她还加入过一个小剧团,过了两、三年流浪的剧团生涯。

  后来她对心理学发生了兴趣,到加拿大的多伦多攻读完形治疗,当成为一名真正的治疗师之后,她发现小丑的滑稽艺术与完形是那么的相似。

  她将喜、怒、哀、惧等个人的体验转变为艺术并加入进完形治疗的团体工作坊中,结果令到工作坊中的成员在悲剧与喜剧、聪明与愚鲁、欢笑与泪水的两极生命体验中,变得活泼且富有创造性。

  下面这篇短文是罗丝·娜吉亚对丑角艺术的文字性表述

  悲剧可以突然变为喜剧,只要有柔软的态度。

  ——罗丝·娜吉亚

  丑角是一种非常古老的艺术。亚里斯多德曾说过,喜剧在“有诗人之前”就已经确立了。美国印地安的神圣宗教仪式中,就可以看到丑角的踪迹。另外,丑角也出现在印度古代的梵语剧和中国的灵魂剧中,王公贵族会雇用一些滑稽演员,而日本传统的能剧在上演之时,也会在中间穿插一些滑稽的表演以娱乐观众。

  聪明与愚鲁的配合是要尊重人类存在的两面性,不要只肯定单方面,而否定另外一方。就像是人们无法否定自我的尊严一样,愚鲁也是无法否定的。

  不论经过多少世纪,这两极的双方必定是成对出现的。伟大的智者有时也与愚者难以区别,就像莎士比亚的剧中,愚者看起来甚至比主角国王更为聪明。

  例如以前西藏有一名男子裸体到处跑,他表达的方式皆是用吟唱而非用说的。据说他只吃森林中的树木,因此皮肤带些绿色。他的妹妹对于他这种看似疯狂的行为举止,感到相当担心且困扰。

  有一天当他在山上的时候,他的妹妹带了一块遮掩身体的布来。他向妹妹唱了首打招呼的歌,而妹妹就将那块遮羞布拿了出来。结果他当着妹妹的面将布撕成碎片,再拿着这些碎片在自己的身上比画,并唱着“哪里?哪里?必须遮掩起来的部分是这里?这里?还是这里?”

  假若这是出现在人潮拥挤的车站的情形,那么他只不过会被警察带走罢了,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,而人们应该也会对于他妹妹有这样一个发了疯的哥哥而深表同情!可是这个传说却是来自于西藏伟大的圣者米拉日巴的生涯。

  若以一般的社会基准来判断,聪明人或伟大的上师有时看起来是很愚笨的,因为他们为了传授心灵的秘密而必须拥有幽默与荒诞的特性。

  有一名愚者名叫姆拉·奈斯雷亭,有关于他的愚行的故事非常多,我们可以从中学习到自己的愚笨。以下就是其中一则传说:有一天晚上奈斯雷亭在广场的街灯下匍匐前行,好像在找东西的样子。附近的人过来问他:“你是不是掉了什么东西?”他回答:“我的钥匙丢了”。附近的人又问:“你确定它是掉在这里吗?”

  “不,是掉在那一边”

  “那么你为什么在这里找?”

  “因为这里比较亮啊!”

  丑角的幽默对于顽固而自负的心灵是解毒的良药。因为对于丑角而言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,他们对所有的事情皆存有疑问,对于任何的穷途都能想出解决之道,因而保有创造力、希望和活力。

  而英国宫廷丑角斯克刚的故事则显示出所谓在不可能的情况下,找出解决方法的丑角美德。

  斯克刚受雇于英国国王爱德华四世,为宫廷中的滑稽演员。他经常表演与众不同的笑话以娱乐国王,但愚弄国王是一件相当危险的事情,因为有时也会激怒国王。某日他做得太过火而激怒了国王,于是国王下令将他放逐,并表示:“不准再踏上英国的国土,否则就处死。”

  斯克刚于是离开英国到了法国。但两、三个礼拜之后,他在自己所穿的鞋子里面,放入了法国的泥土,再次回到了英国。他把可能会招致死亡的严重事态,转换成一则伟大的笑话。而他成功了。

  丑角始终带给我们欢笑和觉察。他们从不会失去什么,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曾拥有过什么:社会地位、伦理、自尊、富有、矫饰皆与他们无缘。唯有没有东西可以失去的人才是自由的,因此丑角成为了自由的象征,他们虽然生存于这个世界,却又不属于这个世界。
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