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忙又累,身体如何吃得消?学教练式管理,老板解放,业绩暴涨! 点击咨询详情
101期教练式管理
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
首页   >   完形疗法  >   完形分享  >    内容

我正在成为“自己”

作者:任虹 漫画 小牛|文章出处:厦门网 www.xmnn.cn |更新时间:2009-07-21

  【2009年我的心灵之旅】

  3号主人公:Rose
  年龄:37
  职业:心灵成长导师、企业培训师
  参加工作坊:完形疗法训练工作坊
  工作坊地点:广州
  导师:Tucker Feller

  最震撼体验:几十年的委屈,开始呈现、转换能量,最终我带著一份欣赏和感谢,回望了我的人生,那一瞬间,我听见了别人的欣赏,并感受到那些欣赏带给我身体的能量。

  经历了跨度两年的学习,我从完形初级班和高级班毕业了。而这个工作坊带给我的影响,却如一股源源不断的清泉,始终从我心底缓缓流出,支持著我工作越来越顺手,人际关系越来越和谐,家庭的氛围越来越饱满……对于这段旅程,我至今回味无穷。

  花两万大洋跑这儿来,值不值得?

  2007年5月,我赶早班机到广州——一个我一直不太喜欢的城市,心里还在嘀咕:“花两万大洋跑这个浮躁的城市,真不知道值不值得……”此前我花了近四年,在上海、杭州等地学习各种心灵成长课程,对自己内心世界充满好奇,也始终在学习如何让生活品质更高一些,幸福感更浓一些。

  课堂里坐了一群陌生人,显然最前面的头发花白的老头就是导师了。我们开始第一项任务:互相认识。导师问我们要好玩的方式还是很闷的方式,通过民主投票,我们选择好玩的。

  我们用特别的方式相互认识了,呵呵,过程保密。我从那个过程中,领悟到了自己以为的自己和别人眼中的自己有什么差别,看到了社会角色不知不觉在自己身上打下的烙印。我开始对课程充满好奇。

  一位“完形”的导师设下美丽陷阱,我们一个个往里跳

  已经笑翻了的课堂轻松了很多。轮到我们认识导师,他说:“我只回答关于我的问题,清楚吗?”导师一再强调“我”这个词,反复问我们是否清楚他的意思,可是急著提问的同学根本毫无耐心。事后我反应过来,教学从这一刻其实就开始了,有太多人根本失去聆听的能力,只听自己脑袋里的对话,因此,虽然所有人都说清楚了,但整个过程却不断有“毫不清楚”的问题出现。(后来依然常常发生这类现象,和我们生活中的状态一模一样。)

  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同学问:“你穿这么休闲来讲课,是因为这样才能把完形课程上好吗?”(显然,这个问题和导师之前说的“只回答关于我这个人的问题”是没什么关系的,它是关于课程的。)导师用纯净天真的眼神看著她,然后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,问:“这样呢?会更好吗?”全场哗然……而我已经爱上这个好玩、幽默、超级自在的加拿大导师了。(我认为导师是用一个夸张好玩的动作,让我们看到穿著和课程是没什么关系的。当然,导师后面的举动,让我看到了自己多么自以为是。)

  导师行云流水梳理著工作坊发生的事

  他觉察到同学的骚动,便为自己脱裤子事件做了一个核对,现场被分成两组:一边是大部分同学,认为他的行为只是好玩,只是很巧妙地回答了问题而已;另一边,是感觉这个行为不合适,自己不舒服、甚至很生气的人。

  导师开始和那部分同学对话,我领略到一种生活中自己渴望却无法创造的沟通模式:专注的聆听、尊重的接纳、勇敢的承担……我不知不觉完成了一次深层的内在沟通和探索,很多东西开始清晰,那晚,我在学习总结中用“饱满”形容我的体会。

  之后的每一天都有新鲜的事情发生。美丽的主办方负责人被导师扛起来扔出教室,学员和翻译之间起冲突,学员之间起冲突……学习,就在没有彩排、没有设计的真实生活中进行著,有时沉重,有时快乐,有时刺痛,有时感动。我们在活生生的生活中,慢慢唤醒耳朵的听力,慢慢和自己内心联结起来,学习著被遗忘的单纯,当下的沟通方式。一切,都美得无声无息,如行云流水般优雅迷人,缠绵回饶。

  第一阶段的6天结束了,我的收获,从心底满到了每个细胞。

  我发现我“听不到”的是别人的欣赏

  一个月后,我们再次相聚。如果说第一阶段,导师是在训练我们“聆听”,清空自己,活在当下,那么第二阶段的6天,导师则是用他完形治疗的深厚功底,清除著阻碍我们聆听和觉察的垃圾。

  我觉察到我对“听不到”的内容是有选择的,凡是欣赏、夸奖我的话,我一律听不到,心底回应:“那是假的,我才没那么好,我还不够好”。在个案处理时,导师用充满真诚的眼睛看著我:“你还不够好吗?真遗憾你无法像我一样去看到你的美……”我的眼泪冲了出来,像孩子一样哭起来,一边争辩著:“我没有,我不美,我长得丑,身材丑,又很笨,总是把事情做砸,从来没有人对我满意过……”

  在导师温和、充满尊重的处理中,我慢慢理清了那些从小被埋在我意识中的父母的指责;看到了被送到外婆家寄养的我,可怜巴巴希望自己做得更好父母会来接我回家;联结到努力学习、年年三好生,却依然等不来爸妈接我回家时的委屈……哪怕长大了,我不再等他们接我回家了,却不知不觉把努力做得再好一点变成机械化的反应,哪怕再优秀的表现,我也从来不觉得自己优秀。疲惫、委屈的时候,就责备自己“没出息、软弱”,从不允许自己片刻的放松。

  好像是几十年的委屈,开始呈现、转换能量,最终我带著一份饱满的欣赏和感谢,回望了我的人生,那一瞬间,我听见了别人的欣赏,并感受到那些欣赏带给我身体的能量。

  重新找回欣赏,我的生活有了很大的不同

  我根本没有料到这样一个看似小小的变化,让我的家庭关系和人际关系有了很大的不同,我发觉自己这么多年,从来没有欣赏和感激过给了我一个家和一个宽大胸怀的男人,从来没有欣赏过和我一起努力工作彼此支持的伙伴,当我根本感受不到欣赏的时候,我也丧失了欣赏别人的能力。当拥有回欣赏的能力后,爱人更愿意和我沟通了,伙伴更愿意和我交流了,家庭和事业都悄悄起著欣喜的变化。

  一年多后,我又走进高级班,再次经历导师的幽默、好玩,我们不但有了更好的聆听、沟通能力,还开始学习如何创造高效的工作和生活。我用课堂中的点滴,医治著自己,支持著自己一步步成长。导师的话时常会响起:“人生只有两个选择,要么成为你自己,要么成为别人”,我学会了不再逃避冲突,学会了更深的觉察,学会了去找回失落的真正的自己,学会了用心。我正在成为我自己,不再是父母要求的,不再是标准要求的,而是有觉察的、愿意为自己承担的、自主选择的自己。


标签: